枝上的枝上

求粮吃~~

最近迷上了TSN的EM不过翻了一遍随缘发现这对cp的BDSM好少好少≧﹏≦

不知道有没有小天使推荐文,英文的也可以啊~~

其实这对cp挺适合的呀~花朵喜欢照顾马克,dom也是要照顾sub的,负责sub的吃饭睡觉洗澡,觉得超适合花朵的~(够←_←其实你只是想吃肉…)

实在不行求小天使推荐EM的ABO也好啊~~

圈养番外(赤黑,青黄)

圈养番外(赤黑,青黄)

“一星期,拜托了小黑子,最多一星期我就来接他”穿着一身正装的黄发omega敲进门时还带着清晨露水的湿气,脸上罂粟花刺青下的疤痕更加混淆性别的美。

身后几米的alpha默默地守在身后,脸上淡色的疤痕在黝黑的皮肤上像抽象的线条——“革命”时的残酷遗留。

“他叫辉太,是个乖孩子,这是他的日常用品,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黄发的omega无奈地将粘在他脖子上怎么也不肯转头的男孩放下来推到前面。

这是一个漂亮的孩子,有和黄发omega的极为相似的脸庞和眼睛,除了发色几乎一模一样地像个瓷娃娃。

“我和青峰有事就先走了,辉太就拜托你了”黄发omega最后亲了下孩子的脸庞就离开了。

黑子看着那眼泪在眼里打转强忍着哭出来的男孩,无奈地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没有办法黑子知道没有父母会把孩子放在别人家,但是鉴于那对父母在那次omega革命的声名鹊起而随之而来的刺杀,他们会这么做也是人之常情。

不说他们之前在基地的关系和omega们从这次革命中夺得的权利让黑子绝对不会拒绝他,就是现在也是性命利益息息相关的盟友。

黑子蹲下来亲了下男孩的脸庞,omega温和的信息素可以给孩子一些安全感。“辉太饿了吗?我们进去吃点点心吧”

男孩点点头,黑子牵起男孩短短胳膊,松了一口气,跟自己家不是过早熟就是鬼灵精的孩子,黑子对于这种瓷娃娃般的孩子孩子还是第一次接触。

对于小辉太来说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不大的离开父母,即使之前奔波生活,他的青峰爹爹和黄濑爹爹至少也会有一个人照顾他。

想起昨天黄濑爹爹告诉他,他已经五岁了,是个大男孩了,男子汉是不能随便哭的,黄濑凉太的儿子更加不可以。

开始他还是没能忍住,辉太想:爹爹一定很失望。想着想着,越想越歪的辉太哭了出来。

“哦,辉太,你的爹爹们只是出了一趟远门,他们一定——”黑子无措地安慰着伤心的孩子,毕竟我们不能对一个五岁的小孩子要求过高不是。

“是凉太叔叔的孩子对吗?”出现的大一点的男孩将手中的点心盘子放到一边,将还在哭泣的孩子拉到自己身边。

“男子汉的眼泪是不能轻易流的的”笑的灿烂的男孩是黑子哲也的大儿子赤司哲朗,有着和“母亲”一样发色和模样,但是那气质和金色的眼瞳区分了他们。

“尤其是分别的时候,眼泪会增加痛苦”大一点的男孩拿去一块点心喂给已经安静的孩子。

事实上在看到哲朗的时候辉太就停止了哭泣,那和自己“母亲”相似的金色眼睛让他感到亲切。

“你已经很棒了哦!你的爹爹一定会为你骄傲的”任何孩子都会为赞扬高兴辉太也不意外,不一会儿两个孩子就打成一片。

黑子看着正一脸温柔地替小孩子擦点心屑的大儿子,哲朗重小就有吸引人目光和使人信服的能力——即使是一个omega。

这让他从心里庆幸和感激黄濑,10年前的omega革命让omega得到了人权,即使还有很多歧视但抑制剂和遮掩喷雾的产生让自己的孩子不用承受自己曾经的痛苦。

黑子不禁想起在得知哲朗性别的那一年,赤司几乎是立马加大了对抑制剂和其他omega药物的投入。

楼下传来孩子的笑声,黑子默默地把辉太的行李放到房间里。

其实算起来这并不是黑子第一次见到辉太,黑子还见证了他的降生。

黄濑怀辉太的时候比一般产妇更加艰难,黑子第一次见到大着肚子被青峰抱过来求救的时候吓了一跳。

由于之前的流产和后来生活造成的亏损,黄濑的怀孕艰难又痛苦,几乎辉太的每一次伸展手脚就能让黄濑疼出一身汗。

“不用担心”在生产时,被眼泪汗水弄的狼狈不堪的黄濑反倒安慰着一脸忧心的黑子“一个真正属于我的血亲啊,黑子,现在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辉太——黄濑辉太,“生者为母,姓从父”,这个一直以来的规则也被打破,黄濑辉太大概是第一个以母亲姓氏命名而且alpha父亲同意的孩子。

由于是早产,刚出生的孩子瘦小的像猫儿一样,不过几年,现在也长成一只健康的小灵雀了黑子想——就像omega革命也才过了10年。

楼下传来omega的笑声和小男孩的说话声,听起来像是在打游戏。两个孩子如同他和黄濑小时候一样依偎在一起,不过他们不会伴着讥笑和教官下流的辱骂。

他们会和谐地,健健康康地度过接下来的一星期的,不,他们的一生都会是安全的,黑子坚定地相信着。

————
啦啦啦,中秋快乐哈~正文没写完就先方一篇番外出来解解馋~
这篇里小黑子真的超幸运的遇到赤司,而黄濑就特别惨(因为太惨了就不写了←_←),所以就有一种黄濑特别坚强和黑子弱好多的感觉。

130点梗

其实是因为今天码好的圈养没保存就挂了心情不好还是让小天使们自己点喜欢的梗吧~果然还是短篇适合我〒_〒

圈养.中(赤黑abo)

圈养.中
*赤黑
*abo

当佣人来报时,赤司正枕在黑子肥厚的屁股蛋上,“这孩子就这地方肉多”赤司陶醉地想。

“让他们自己先开始”赤司说着翻了个身让自己的脸埋在那两瓣柔软的像能掐出水来肉团里。

“...呼...您真是..”黑子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书,将注意力分给正在恶意挑逗的alpha上。

“征君该去做点正事了,您这么索取无度让我很困扰”黑子推开正在自己屁股上绕着穴(^O^)口挑逗的赤色头颅。

前三个月的危险期虽然不让进入但是这并没有阻挡赤司化身泰迪日天日地日空气,他总能在黑子身上找到发泄情欲的方法。

知道自己的omega恼了的赤司见好就收,干脆地翻身下床。回本家已经快三个月,自己也该干点事免得被那些老家伙烦死。

黑子活动了下僵掉的关节,前三个月的挑逗对于omega来说都是折磨,所以赤司的离开反而让黑子松了一口气。

床上,阳光反射着《一千零一夜》的烫金标题,这个社会并不允许omega们看书,除了分化前的基础教养。人们普遍认为omega的人生是由发情,生育和养孩子组成就足够了,而他们的alpha会给他们物质上的一切。

“我不会把你养在卧室里,我可以让你读书甚至让你出门”低沉的嗓音仿佛又出现在耳边,赤司已经开始兑现他的承诺,但黑子总有种在迷雾中的感觉,不知是否是孕期的多愁善感,他最近又开始梦见了养殖基地,那个跟他一起长大的被抛弃回来又逃跑掉下山谷的omega。

当赤司带着仿佛告诉所有人“老子刚刚打了一炮所以迟到了”的浓厚交配信息出现在会议室时,他的部下正在讨论边境的暴动。

赤司家当年是以军功挣的爵位,虽然赤司现在并不在军界发展但是还是领着祖上的爵位。

而这次暴动是由一个叫自由军的组织的,这些年从一开始的煽动民心到制造禁药已经无法让当局坐视不理。

赤司就是被派去出征的一员,虽然对方人数不多但是却让他们伤亡不小。
不过这次他并不是主力军,所以出来表个态,配合一下给几个战术参谋下就行了,赤司家现在树大招风,虽然心里还是反省是不是自己真的小瞧了他们所以战术不对。

会议结束后赤司看看时间决定先喂饱自己的omega,黑子的早孕反应强烈,所以赤司每两个小时就喂黑子点心,能多吃几口是几口。

赤司是在书房找到黑子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赤司将自己书房和卧室打通,这样黑子即不会被发现也可以随时去看书。

年轻的omega此刻只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裙缩在躺椅上睡着了。白色的睡裙点缀着蕾丝和花边褶皱,领口是那种一拉就往下掉的那种。怎么看都是女式的。

不过想了下上次让佣人准备的omega衣服貌似就这件布料最多,好像里面有件兔耳的不错以后试试,赤司暗搓搓地想。

黑子醒来时发现自己在餐桌的椅子上,还有两个佣人在旁边,这让黑子顿时睡意全无。

正常情况下,刚买来的omega除非生育过了不然是不能上餐桌的,他们的食物会由他们的alpha带去卧室喂食。

连家里的佣人都不能直视主人的omega,跟不用说肢体接触。任何陌生的beta或是alpha与有主的omega的接触都会视为对omega所有者的挑衅。这也是“omega们就该养在alpha的卧室里”说法的来源。

而这让黑子知道赤司所说的“不会像其他omega一样养在卧室里”这句话是多么真实。

片刻安静后,黑子脸上慢慢漾开一个笑容如微风吹散迷雾。“谢谢你,征君”

“我们拥有彼此,无论心里生理,我想‘谢谢’这个词我们之间并不需要”。
赤司轻笑道,这让黑子微微发怔。

一时间只有银制餐刀的“咔哒”声,佣人们垂眼安静如木偶。房间里缠绕着松针薄荷和甜奶的淡淡信息素。

“征君很烦恼吗?”黑子从佣人手里接过放着漱口和净手用具的托盘,对已经走了三次神的赤司说到。

“没什么,下个月我要跟去讨伐自由军,所以我想,趁我还在哲也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赤司任佣人给他擦干手。

“自由军?征君很希望他们消失吗?”黑子拿起餐巾擦拭嘴角,精致的丝巾挡住了半张脸,低垂的眼让人看不清表情。

“没什么希不希望的,陛下不希望有人改革,而我只是完成任务,哲也知道这个?”自己的omega从哪了解时事让他很好奇。

“嗯,听说这个组织有omega所以教官们说过”轻远的声音像是在回忆,回忆那监狱一样的堡垒和满怀希望地着说如果逃跑一定参加自由军的金发omega。

“赤司君,我们去游乐园吧”这是黑子自从见面后第一次叫这么赤司,这倒让赤司楞了一下。

当年他们两家关系不错,大黑子8岁的赤司还当过黑子的家庭教师。

在黑子家的孩子里,黑子哲也的存在感最低,而总是第一个发现黑子存在的赤司在10岁的黑子心目中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从腼腆地躲在母亲裙摆后面喊着“赤司君”的豆丁哲也的回忆里抽出来的赤司笑道“我以为哲也会希望安静一点的地方”

“是的,我是喜欢安静”黑子看向窗外的一棵十分繁茂的老树“但是,让一些记忆留在热闹的地方也未尝不可”
树上的鸟巢里是带着期待等待的稚鸟。

————作者
原本只想写下的,不过貌似越写越长了,为了不烂尾还是来个中吧π_π

去写个教室play冷静一下

一百粉点梗啦( ˘ ³˘)♡

感谢大家的喜欢,居然都有100粉了,作者很开心o(*////▽////*)q

所以请抢座说梗,喜欢什么梗什么play都可以哦~作者那么污一定会满足你们的~✧*。٩(ˊωˋ*)و✧*。

喵喵的发情期(赤黑)

发情的喵喵(赤黑)
*猫化梗
*ooc
*肉

白色蓝眼睛的布偶猫对着一众瞪大眼的队友舔了舔自己的爪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训练完回更衣室的时候他突然身体一轻,等回过头的时候他就变成了一只猫。

“喵~小黑子喵喵~”少女心爆发的黄濑第一个回神,还打算逗猫。

“呀~好幸福”黄濑蹂躏着布偶猫的头,小猫软软的毛发都凌乱了。

“喵!”可惜接下来就被一只雍容华贵的波斯猫来了一爪子。

落下阵来的黄濑默默躲墙角,看着一大一小两只猫用猫语交流。

异瞳的波斯猫挠完人还一脸嫌弃地理了理手上的毛。没错,除了黑子另一个变成喵星人的还有赤司。

赤司看着体型小了自己一倍的布偶猫,心情愉悦地享受这被仰视的快感。而黑子则觉得自己队长那翘起的三掰嘴笑得莫名诡异。

他们却不知这一大一小的对视萌化了其他奇迹成员的小心脏。

在奇迹其他人的商量后决定让猫化的黑子和赤司先留在部里养着。

虽然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但是日子还是过了一星期。这期间在奇迹的活动室经常可以看到一只趴在电脑前聚精会神的波斯喵和一只推着篮球玩的布偶猫。

由于只有对方是猫,这几天赤司和黑子和关系空前和谐,赤司虽然变成猫但是除了无法参与训练,书面上的事还是在做决定的。虽然是桃井为了怕他们无聊带的平板,但是赤司的肉爪子对用平板打字意外地顺手,所以现在他们交流也没什么问题。

布偶猫哲已经成了奇迹的吉祥物,特别是他叼着赤司打出来的材料迈着小短腿奔向他们的时候。

变化是在昨天夜里开始的,白色的布偶猫开始烦躁起来,不停地在活动室里来回踱步,而且跑厕所的次数多到无法无视。

这些现象突然让赤司想起自己母亲以前养过的一只猫,那只猫。情的时候也是这种表现。

不过这种想法马上就被他自己否决了,不说黑子是一只公猫,而且这附近也没有母猫在叫。

不过赤司的推理也在第二天打破了,原因是第二天黑子比平时尖锐的叫声,虽然那个声音跟奶猫叫差不多。

不过这也足够让波斯喵赤司浑身紧绷夹着毛绒绒的腿逃离毫无攻击力的小猫。

接下去的几个小时高贵冷艳的赤喵就在思考“为什么公猫会发情”和“为什么我会对公猫有反应”中度过了。

赤司以为不管躲着就行了,不,当天晚上现实就啪的给他一巴掌。

赤司是在诡异的触感中惊醒的,有什么东西蹭着自己后面的感觉让赤司喵汗毛竖起,条件反射将人(?)按在身下。

被压在身下的小东西还欲求不满直哼哼,已经勃起的小豆芽还不满足地蹭着地板。

http://m.weibo.cn/5387916117/4002250798094544?sourceType=sms&from=1066095010&wm=9847_0002

这天来的奇迹众人都疑惑为什么今天的哲喵都背靠墙缩着,香草奶昔都勾不跑。

废话,一杯香草奶昔和跑出去露出肿胀的小菊花相比算什么。眼福,口福,性福都享受了的白色波斯猫幸福地在太阳下伸了个懒腰。

最后在某一天,没有征兆的他们又恢复成人类。

之后他们谁都没有提那一天,过几年他们分开了,又过了几年他们又在一起了,不过是以伴侣的身份。

他们在家养了两只猫,每天晚上猫咪们会看到穿着猫耳女仆装的男主人被另一个男主人骑在身下,就像以前一样。






一天掉了五个文坑,心塞塞来更一遍。
作者我的口味越来越重了~\(≧▽≦)/~哈哈哈

奶昔男孩(赤黑,青黄)下

奶昔男孩(赤黑)下

注意
*童话梗(黑暗)
*画风神经脱线

“小奶昔啊小奶昔,快吧你的头发放下来~”一听到巫师的叫声,男孩探出头,奶昔男孩长大了,现在他有一头溪流般的蓝色长发,只要巫师一来他就会把头发放出去好让巫师上来。

巫师不喜欢用魔法,所以从男孩头发越来越长后他就想出了这个办法。那头长发在阳光下如同泛着磷光的小溪般耀眼。
男孩看着塔下的巫师,他正痴迷地看着自己的长发和脖颈。

男孩听过巫师说他喜欢自己,无论是眉眼唇舌还是发丝,指尖,此时见伟大的巫师如此神魂颠倒,心里迸发无法欺骗自己的欣喜。

之前的第一次##后,男孩有一段时间没有理巫师,不论是床头每日的新鲜鲜花还是一天天不重样的点心,甚至华服珠宝,最后伟大的巫师在男孩一百零一个白眼下施展他高超的法术,将城堡里的“情敌”送到房间里。

看着日思夜想的奶昔喷泉,男孩终于喜笑颜开。巫师也过上了老婆孩子(划掉)热炕头的#福生活。

‘自己当初怎么那么好说话呢’在男孩后悔自己当年的心软的时候,巫师已经坐着施了魔法的头发上来了。

因为床就在窗边,所以巫师一上来就把男孩压在身下。一边啃一边假哭到“怎么办?最近有一个黄毛变态老是偷窥我的小奶昔”
http://m.weibo.cn/5387916117/3998266687795720?sourceType=sms&from=1066095010&wm=9847_0002


作者:
这章肉很多,有青黄出现

囚⑤

如果链接没有了,那么就老地方见哦~


不捉虫了,请无视错字










⊙ω⊙…微博,这章微bdsm


囚(赤黑abo)④

微博和乐乎同步,肉放微博




囚④赤黑abo

补充设定:

这个世界正常显性设定15,生育年龄设定18

分级:R(你懂的)

——锡顿皇宫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本王诚挚欢迎王子您的到来”多木举起带着权戒的手,拿起由侍女倒满酒的水晶杯。

水晶已经是稀有的资源,对于锡顿国来说水晶杯做酒器已经是待客的最高礼仪。

多木是锡顿的国王,也是城禀的国王,不,应该是前城禀的国王,前王子火神大我的父亲的挚友以及火神现在的恩人。

“十分感谢您的祝福,西灵在上,您的高尚一定会得到神的祝福”西灵是锡顿的神,信奉神邸的国王听完这番话果然开怀大笑,连续的变故已经让火神懂得了收敛,教习官的话仿佛还在耳旁。

“现在您已经不是王子了殿下”教习官丽子此时已经没有了那活泼与宠溺“请你以后以大局为重,城禀还需要您 !黑子将军也不希望您让大家失望啊!”战火洗去了少女的童真和活力,此时的丽子成熟,干练,仿佛变换了一个人,而使之成为如此的竟是因为自己的无能。

为了支持他的伙伴和臣子他必须改变,即使不是他愿意的。不过幸好有丽子的存在火神庆幸地想,丽子把一切场景都设想好了,台词也事先演练过了,不必让他乱了阵脚,只要讨好锡顿王,他做事就方便多了。火神相信自己一定救出那个存在感几乎为灵的同伴。

——帝光

“这身衣服很适合你”,正在和名为桃井的女仆争执的黑子听到这个声音瞬间惊醒,慌忙地从床上站起来,因为太匆忙还踢到了正蹲下来准备给他穿鞋的女仆桃井。

是的,是床没错,仿佛一场荒诞剧,作为阶下囚的黑子哲也在醒来后发现自己不仅没有更多的伤痕,反而换了个房间,还处理了伤口还有一个热情过头的女仆。

听到声音的黑子先是反射性的肚子疼,身体几乎在看到本尊的同时开始疼痛。鼻尖仿佛还弥漫着清洁剂的味道。

“桃井你先下去”“是”接着是光着的脚感觉到裙子摇晃带起的风和耳朵听到的衣料摩擦的“嗖嗖”声,裙子蹭过脚背的触感在突然静下来的房间里放大起来,让他有点烦躁。

“吾还以为你会先质问我”赤发的皇帝倒是像观赏自家花园一样,在已经自动化石雕的少年身边饶了一圈。“没想到你倒是自己穿上了”

“那是因为之前的被您毁了”反应过来时已经在男人的恣笑声中别过了脸。

其实黑子哲也在看到赤司征十郎前是有这个打算的,投敌叛国对于军人是最大的耻辱,也是最让人鄙夷的。但是当看到这个男人眼里的东西就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个帝光的帝王是故意的,先羞辱再对外加官进爵,如果认了是羞辱,不认的话在外人眼里也是个小人,更加里外不是人。还是羞辱。

——站在上方,看着底下蝼蚁生死荣辱尽被握在手中翻弄的恶趣味。

“吾以为这个礼物你会喜欢的”赤司征十郎看着穿着帝光军服的黑子,深色的军服衬托的黑子的脚十分白晢。赤司征十郎看着看着就握住了黑子的脚,黑子一惊跌坐在床上。

黑子显性算晚的了,正常15就显性了,而黑子就像停止了一样快18了都没显性,不过也因为显性晚,现在黑子脚腕不像男性纤细的未成年孩子。

“请您不要如此随性,这让我十分困扰”懊恼的声音配着这画面更像是调情,帝王看着在光线下仿佛包着金色丝绒的脚,上面有一个圆形疤痕破坏了美感。

“唔…不…”“吾还有一个惊喜我想将军会喜欢的”帝王突然亲吻了黑子的脚腕 ,黑子在这个笑里感觉到了一丝丝不适。

黑子下意识得摸了一下脖子上的银色金属环,这是赤司在来之前要求带上的,黑子知道它的作用——对方一按就爆,操控人的好东西。

赤司带着黑子来到一个灰色的建筑外,门口并没有守卫,说明门上面有文章可以让人放心。

门自动身份识别,等门开了,黑子发现这是一座监狱。门内的血腥味让他回想起了之前自己待的那座监狱。

等到了第二层同伴的惨叫声撕裂了黑子的神经,黑子知道赤司想要干什么了…

————作者——的话——

有一个好消息(下章有肉,而且以后会肉很久)和一个坏消息(十天半个月更一次(顶锅盖走))( ˘ ³˘)♡

囚(赤黑)③

补档加更新,话说拖了好久了,我都想坑了(好吧我承认我懒╯V╰)

前两章污的被吃了,咱们链接走起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04001019115374&vid=5387916117&extparam=&from=1060095010&wm=30001_0001&ip=183.250.33.45

囚③(赤黑)

黑子哲也站在黑暗里,周围什么都没有他只有他脚下的光圈。黑子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这是从小就带着的只有自己知道的梦。

他他在黑暗中游荡,这次他听到了杜鹃在露水蔷薇上的啼叫,他跟着声音走,直到看到一个光点,光点一点点地变大,然后将他包围。

等他睁开眼,看到的是——洛山的皇宫,古朴的装潢,地毯上织着圣母玛利亚与圣子耶稣,雕花的家具和披着宝石披风的神像,庄严肃穆。黑子是在洛山皇宫长大的,但是为什么没见过这间规格极高的地方,而对这间房间却又有熟悉的感觉。

“黑子黑子,我们去父王的后院探险吧”这个声音让他不可置信地回头,他最好的朋友——洛山的王子火神大我,不应该是幼年版的火神大我。

他看到小火神朝他冲了过来,但是却穿过了他的身体,他这才发现自己现在是透明的。

冲过去的小火神从层层垂幔中拉出来一个蓝发的孩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个孩子时黑子哲也的心揪了起来。

蓝发蓝眼,穿着月白侍神服的男童,天真又带着稚气的笑脸,相似的眉眼。不!这不可能!

突然,屋子消失了,黑子哲也又站在黑暗里,这次黑暗里出现一个窗子,半开的窗子里传来男人肆意的让人难以忍受的嗤笑和叫骂,女人的哭声和孩子叫喊。黑子哲也望着这个潘多拉的魔盒,加快的心跳,隐隐作痛的头,为什么,熟悉太熟悉了…

被指引般来到了生着锈的铁窗前,瞬间收缩的眼瞳里倒映着赤发少女的挣扎尖叫,自己最尊敬的国外,他的养父,此时就如禽兽在发泄兽欲,双目赤红的男孩的叫喊和侍卫鞭打的皮肉声…

“真脏”气息幽灵似的出现,黑子哲也看到自己前方出现了之前见到的蓝发孩童,孩子握拳的手发着抖,童真的孩子被这肮脏的肉欲震惊了,“然到我们侍奉效忠的国王就是这样一个肮脏的禽兽吗”黑子哲也以为是男孩的声音,结果才发现男孩并没有说话,难道是孩子的心声?可是?为什么我能听到,还有这愤怒这悲哀…头越来越疼了…

黑子哲也看到男孩拿起垫脚的石头,然后扔向了国王,在屋子里传来男人的尖叫时黑子哲也眼前的场景又转换了,像断了片的电影,看不见尽头的恐惧。

“够了够了,停下来,我不想看啊啊!”黑子哲也蹲下来歇丝底里的尖叫,脑子里像有一百个人在拿针扎似的痛“冷的话两个人抱在一起就不冷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抱紧了他,睁开眼是那个赤色双眼的男孩。

不,他是透明的局外人,为什么他能感受到这个孩子的体温甚至还有两人心跳。

黑子哲也胡乱挥舞着,像是要挥走男孩也像是自己心里的东西…

——分界线

耳边有点吵闹,动了动眼皮,刺目的光线让眼睛酸涩地想流泪。

“您醒了真是太好了!大人”粉红色头发的少女活泼极了,手上的茧子应该是长期务农,侍女服颜色鲜亮但是还是看得出缝补的痕迹,是个低级女仆。黑子在心里做这惯性评估。

自己一个囚犯赤司征十郎牌女仆过来是什么居心,之前的受辱依旧让黑子咬牙切齿。

“这是陛下让我送来的,您被任命为我帝国的中将了呢,恭喜您了!”

“什么?”黑子看着女仆一张一合的嘴,觉得该死的头又疼了…

——

怎么可能会虐呢,作者一直都那么亲妈╯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