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上鸦

最近瓶颈,有兴趣的可替作者续写(私信授权),有赤黑合志缺文的可以私信要短篇

求粮吃~~

最近迷上了TSN的EM不过翻了一遍随缘发现这对cp的BDSM好少好少≧﹏≦

不知道有没有小天使推荐文,英文的也可以啊~~

其实这对cp挺适合的呀~花朵喜欢照顾马克,dom也是要照顾sub的,负责sub的吃饭睡觉洗澡,觉得超适合花朵的~(够←_←其实你只是想吃肉…)

实在不行求小天使推荐EM的ABO也好啊~~

圈养番外(赤黑,青黄)

圈养番外(赤黑,青黄)

“一星期,拜托了小黑子,最多一星期我就来接他”穿着一身正装的黄发omega敲进门时还带着清晨露水的湿气,脸上罂粟花刺青下的疤痕更加混淆性别的美。

身后几米的alpha默默地守在身后,脸上淡色的疤痕在黝黑的皮肤上像抽象的线条——“革命”时的残酷遗留。

“他叫辉太,是个乖孩子,这是他的日常用品,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黄发的omega无奈地将粘在他脖子上怎么也不肯转头的男孩放下来推到前面。

这是一个漂亮的孩子,有和黄发omega的极为相似的脸庞和眼睛,除了发色几乎一模一样地像个瓷娃娃。

“我和青峰有事就先走了,辉太就拜托你了”黄发omega最后亲了下孩子的脸庞就离开了。

黑子看着那眼泪在眼里打转强忍着哭出来的男孩,无奈地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没有办法黑子知道没有父母会把孩子放在别人家,但是鉴于那对父母在那次omega革命的声名鹊起而随之而来的刺杀,他们会这么做也是人之常情。

不说他们之前在基地的关系和omega们从这次革命中夺得的权利让黑子绝对不会拒绝他,就是现在也是性命利益息息相关的盟友。

黑子蹲下来亲了下男孩的脸庞,omega温和的信息素可以给孩子一些安全感。“辉太饿了吗?我们进去吃点点心吧”

男孩点点头,黑子牵起男孩短短胳膊,松了一口气,跟自己家不是过早熟就是鬼灵精的孩子,黑子对于这种瓷娃娃般的孩子孩子还是第一次接触。

对于小辉太来说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不大的离开父母,即使之前奔波生活,他的青峰爹爹和黄濑爹爹至少也会有一个人照顾他。

想起昨天黄濑爹爹告诉他,他已经五岁了,是个大男孩了,男子汉是不能随便哭的,黄濑凉太的儿子更加不可以。

开始他还是没能忍住,辉太想:爹爹一定很失望。想着想着,越想越歪的辉太哭了出来。

“哦,辉太,你的爹爹们只是出了一趟远门,他们一定——”黑子无措地安慰着伤心的孩子,毕竟我们不能对一个五岁的小孩子要求过高不是。

“是凉太叔叔的孩子对吗?”出现的大一点的男孩将手中的点心盘子放到一边,将还在哭泣的孩子拉到自己身边。

“男子汉的眼泪是不能轻易流的的”笑的灿烂的男孩是黑子哲也的大儿子赤司哲朗,有着和“母亲”一样发色和模样,但是那气质和金色的眼瞳区分了他们。

“尤其是分别的时候,眼泪会增加痛苦”大一点的男孩拿去一块点心喂给已经安静的孩子。

事实上在看到哲朗的时候辉太就停止了哭泣,那和自己“母亲”相似的金色眼睛让他感到亲切。

“你已经很棒了哦!你的爹爹一定会为你骄傲的”任何孩子都会为赞扬高兴辉太也不意外,不一会儿两个孩子就打成一片。

黑子看着正一脸温柔地替小孩子擦点心屑的大儿子,哲朗重小就有吸引人目光和使人信服的能力——即使是一个omega。

这让他从心里庆幸和感激黄濑,10年前的omega革命让omega得到了人权,即使还有很多歧视但抑制剂和遮掩喷雾的产生让自己的孩子不用承受自己曾经的痛苦。

黑子不禁想起在得知哲朗性别的那一年,赤司几乎是立马加大了对抑制剂和其他omega药物的投入。

楼下传来孩子的笑声,黑子默默地把辉太的行李放到房间里。

其实算起来这并不是黑子第一次见到辉太,黑子还见证了他的降生。

黄濑怀辉太的时候比一般产妇更加艰难,黑子第一次见到大着肚子被青峰抱过来求救的时候吓了一跳。

由于之前的流产和后来生活造成的亏损,黄濑的怀孕艰难又痛苦,几乎辉太的每一次伸展手脚就能让黄濑疼出一身汗。

“不用担心”在生产时,被眼泪汗水弄的狼狈不堪的黄濑反倒安慰着一脸忧心的黑子“一个真正属于我的血亲啊,黑子,现在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辉太——黄濑辉太,“生者为母,姓从父”,这个一直以来的规则也被打破,黄濑辉太大概是第一个以母亲姓氏命名而且alpha父亲同意的孩子。

由于是早产,刚出生的孩子瘦小的像猫儿一样,不过几年,现在也长成一只健康的小灵雀了黑子想——就像omega革命也才过了10年。

楼下传来omega的笑声和小男孩的说话声,听起来像是在打游戏。两个孩子如同他和黄濑小时候一样依偎在一起,不过他们不会伴着讥笑和教官下流的辱骂。

他们会和谐地,健健康康地度过接下来的一星期的,不,他们的一生都会是安全的,黑子坚定地相信着。

————
啦啦啦,中秋快乐哈~正文没写完就先方一篇番外出来解解馋~
这篇里小黑子真的超幸运的遇到赤司,而黄濑就特别惨(因为太惨了就不写了←_←),所以就有一种黄濑特别坚强和黑子弱好多的感觉。

130粉点梗.替身play


替身(130粉乐乎点梗)

*前期黑子主动后期强制
*温柔赤文中称征十郎,异瞳赤称赤黑

黑子猛的发出一声呛咳,趁着理智还没回来又灌了一大口水。接着摇摇晃晃地任凭身体凭着感觉一点点地移动。

赤司绕着街道例行夜跑,在经过黑子家时停留两分钟已经成了赤司的习惯。不过那盏一直为他亮着的灯已经不会再为全新的他照明。

虽然不是很需要,但是他都要嫉妒以前的自己了。永远为自己留灯指路的恋人什么的,真是够讨厌的!

将心里的失落收起来,向着自己的公寓跑去, 哼,他依旧是那个骄傲的赤司征十郎。

等赤司回到自己当初和黑子同居时买的公寓时,见到了不可能再出现在这里的人。

水蓝色的少年脸上还带着一点稚气,一脸迷茫地看着自己,一身过于宽大的衬衫和脸上不正常的潮红将人衬地更年幼,特别是眼角还带着哭过的殷红。

赤司本能地想把黑子抱离冰凉的地板,指尖碰到温热的皮肤不受控制地想要感受对方,指尖滑过的地方带起一阵炙热撩人的燥热。

赤司曾经因为生意需要参加过几个小老板的活动,那些抢着往金主身上靠的男男女女也不是没有碰过。

但只有自己发现的不起眼队员,让他在碰触时产生这种电流流过心脏的感觉。酥酥麻麻的,当然,也有可能是上一个征十郎遗留的情绪。

赤司没想到的是,最先开始的是黑子哲也。


http://m.weibo.cn/5387916117/4014957718967317?sourceType=sms&from=1066095010&wm=9847_0002


——————

作者上星期开学啦~这章有点卡,这学期有十几门专业课第过几个月还要去见习,以后更新会开始变慢了,亲们见谅哈~不过不会坑的,下一章圈养会写到结局再发出来(^O^)

130点梗

其实是因为今天码好的圈养没保存就挂了心情不好还是让小天使们自己点喜欢的梗吧~果然还是短篇适合我〒_〒

教室.赤黑(百粉点梗)

教室play(百粉点梗)

*赤黑
*大肉肉

今天帝光大学国文系的老师们都察觉到了今年新来的国文老师黑子哲也身体不太舒服。

“黑子老师生病了吗?脸上不太好呢”问话的是黑子的前辈思政课的山崎老师。

“唔...没事,昨天熬夜了,所以今天不太舒服,让前辈担心了。”黑子从趴着的办公桌上抬起发红的脸,看了一下时间,从桌上把教案拿起准备去上最后一节课。“嘶....”因为体位的改变,身体里面的刺激让他踉跄了一下。

“要注意身体啊,黑子老师”对于前辈的关系黑子只能用冒着冷汗的肢体不停地道谢。

黑子教的是金融a班,距离办公室也就也就四个教室的距离,原本轻松的路程现在让他如履薄冰,不过幸好他本身就不吸引人注意,倒也没让人发现缓慢的步调和在微微颤抖着的腿。

“请翻到...页.....”这节课主要是复习,学生们都没什么兴趣,而且这是今天最后一节课了,学生们的注意力也不在课上。所以就算总有一道恶趣味的炙热的视线粘在他身上,也让黑子松了一口气。






http://m.weibo.cn/5387916117/4009901648611842?sourceType=sms&from=1066095010&wm=9847_0002

————作者
宝宝肾虚,宝宝要进入贤者模式≧﹏≦

圈养.中(赤黑abo)

圈养.中
*赤黑
*abo

当佣人来报时,赤司正枕在黑子肥厚的屁股蛋上,“这孩子就这地方肉多”赤司陶醉地想。

“让他们自己先开始”赤司说着翻了个身让自己的脸埋在那两瓣柔软的像能掐出水来肉团里。

“...呼...您真是..”黑子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书,将注意力分给正在恶意挑逗的alpha上。

“征君该去做点正事了,您这么索取无度让我很困扰”黑子推开正在自己屁股上绕着穴(^O^)口挑逗的赤色头颅。

前三个月的危险期虽然不让进入但是这并没有阻挡赤司化身泰迪日天日地日空气,他总能在黑子身上找到发泄情欲的方法。

知道自己的omega恼了的赤司见好就收,干脆地翻身下床。回本家已经快三个月,自己也该干点事免得被那些老家伙烦死。

黑子活动了下僵掉的关节,前三个月的挑逗对于omega来说都是折磨,所以赤司的离开反而让黑子松了一口气。

床上,阳光反射着《一千零一夜》的烫金标题,这个社会并不允许omega们看书,除了分化前的基础教养。人们普遍认为omega的人生是由发情,生育和养孩子组成就足够了,而他们的alpha会给他们物质上的一切。

“我不会把你养在卧室里,我可以让你读书甚至让你出门”低沉的嗓音仿佛又出现在耳边,赤司已经开始兑现他的承诺,但黑子总有种在迷雾中的感觉,不知是否是孕期的多愁善感,他最近又开始梦见了养殖基地,那个跟他一起长大的被抛弃回来又逃跑掉下山谷的omega。

当赤司带着仿佛告诉所有人“老子刚刚打了一炮所以迟到了”的浓厚交配信息出现在会议室时,他的部下正在讨论边境的暴动。

赤司家当年是以军功挣的爵位,虽然赤司现在并不在军界发展但是还是领着祖上的爵位。

而这次暴动是由一个叫自由军的组织的,这些年从一开始的煽动民心到制造禁药已经无法让当局坐视不理。

赤司就是被派去出征的一员,虽然对方人数不多但是却让他们伤亡不小。
不过这次他并不是主力军,所以出来表个态,配合一下给几个战术参谋下就行了,赤司家现在树大招风,虽然心里还是反省是不是自己真的小瞧了他们所以战术不对。

会议结束后赤司看看时间决定先喂饱自己的omega,黑子的早孕反应强烈,所以赤司每两个小时就喂黑子点心,能多吃几口是几口。

赤司是在书房找到黑子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赤司将自己书房和卧室打通,这样黑子即不会被发现也可以随时去看书。

年轻的omega此刻只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裙缩在躺椅上睡着了。白色的睡裙点缀着蕾丝和花边褶皱,领口是那种一拉就往下掉的那种。怎么看都是女式的。

不过想了下上次让佣人准备的omega衣服貌似就这件布料最多,好像里面有件兔耳的不错以后试试,赤司暗搓搓地想。

黑子醒来时发现自己在餐桌的椅子上,还有两个佣人在旁边,这让黑子顿时睡意全无。

正常情况下,刚买来的omega除非生育过了不然是不能上餐桌的,他们的食物会由他们的alpha带去卧室喂食。

连家里的佣人都不能直视主人的omega,跟不用说肢体接触。任何陌生的beta或是alpha与有主的omega的接触都会视为对omega所有者的挑衅。这也是“omega们就该养在alpha的卧室里”说法的来源。

而这让黑子知道赤司所说的“不会像其他omega一样养在卧室里”这句话是多么真实。

片刻安静后,黑子脸上慢慢漾开一个笑容如微风吹散迷雾。“谢谢你,征君”

“我们拥有彼此,无论心里生理,我想‘谢谢’这个词我们之间并不需要”。
赤司轻笑道,这让黑子微微发怔。

一时间只有银制餐刀的“咔哒”声,佣人们垂眼安静如木偶。房间里缠绕着松针薄荷和甜奶的淡淡信息素。

“征君很烦恼吗?”黑子从佣人手里接过放着漱口和净手用具的托盘,对已经走了三次神的赤司说到。

“没什么,下个月我要跟去讨伐自由军,所以我想,趁我还在哲也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赤司任佣人给他擦干手。

“自由军?征君很希望他们消失吗?”黑子拿起餐巾擦拭嘴角,精致的丝巾挡住了半张脸,低垂的眼让人看不清表情。

“没什么希不希望的,陛下不希望有人改革,而我只是完成任务,哲也知道这个?”自己的omega从哪了解时事让他很好奇。

“嗯,听说这个组织有omega所以教官们说过”轻远的声音像是在回忆,回忆那监狱一样的堡垒和满怀希望地着说如果逃跑一定参加自由军的金发omega。

“赤司君,我们去游乐园吧”这是黑子自从见面后第一次叫这么赤司,这倒让赤司楞了一下。

当年他们两家关系不错,大黑子8岁的赤司还当过黑子的家庭教师。

在黑子家的孩子里,黑子哲也的存在感最低,而总是第一个发现黑子存在的赤司在10岁的黑子心目中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从腼腆地躲在母亲裙摆后面喊着“赤司君”的豆丁哲也的回忆里抽出来的赤司笑道“我以为哲也会希望安静一点的地方”

“是的,我是喜欢安静”黑子看向窗外的一棵十分繁茂的老树“但是,让一些记忆留在热闹的地方也未尝不可”
树上的鸟巢里是带着期待等待的稚鸟。

————作者
原本只想写下的,不过貌似越写越长了,为了不烂尾还是来个中吧π_π

去写个教室play冷静一下

一百粉点梗啦( ˘ ³˘)♡

感谢大家的喜欢,居然都有100粉了,作者很开心o(*////▽////*)q

所以请抢座说梗,喜欢什么梗什么play都可以哦~作者那么污一定会满足你们的~✧*。٩(ˊωˋ*)و✧*。

圈养.上(赤黑abo)

圈养(赤黑abo)上
注意*设定背景黑暗,o没人权慎入
       *剧情黄(亲╭(╯ε╰)╮)爆(亲╭(╯ε╰)╮)
       *一小段他人调教(没有插入)

赤司不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但这次他兴致勃勃,因为这次是为了他自己。即使是从自己手里失去的最终也会回到他手里,赤司坚信这一点。



http://m.weibo.cn/5387916117/4008153157226819?sourceType=sms&from=1066095010&wm=9847_0002


他抚摸着黑子和发顶,黑子已经累的不想动作。“等孩子稳定了我就先带你回本家,接下去要出去走走还是干嘛都随你……”

“嗯”……

喵喵的发情期(赤黑)

发情的喵喵(赤黑)
*猫化梗
*ooc
*肉

白色蓝眼睛的布偶猫对着一众瞪大眼的队友舔了舔自己的爪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训练完回更衣室的时候他突然身体一轻,等回过头的时候他就变成了一只猫。

“喵~小黑子喵喵~”少女心爆发的黄濑第一个回神,还打算逗猫。

“呀~好幸福”黄濑蹂躏着布偶猫的头,小猫软软的毛发都凌乱了。

“喵!”可惜接下来就被一只雍容华贵的波斯猫来了一爪子。

落下阵来的黄濑默默躲墙角,看着一大一小两只猫用猫语交流。

异瞳的波斯猫挠完人还一脸嫌弃地理了理手上的毛。没错,除了黑子另一个变成喵星人的还有赤司。

赤司看着体型小了自己一倍的布偶猫,心情愉悦地享受这被仰视的快感。而黑子则觉得自己队长那翘起的三掰嘴笑得莫名诡异。

他们却不知这一大一小的对视萌化了其他奇迹成员的小心脏。

在奇迹其他人的商量后决定让猫化的黑子和赤司先留在部里养着。

虽然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但是日子还是过了一星期。这期间在奇迹的活动室经常可以看到一只趴在电脑前聚精会神的波斯喵和一只推着篮球玩的布偶猫。

由于只有对方是猫,这几天赤司和黑子和关系空前和谐,赤司虽然变成猫但是除了无法参与训练,书面上的事还是在做决定的。虽然是桃井为了怕他们无聊带的平板,但是赤司的肉爪子对用平板打字意外地顺手,所以现在他们交流也没什么问题。

布偶猫哲已经成了奇迹的吉祥物,特别是他叼着赤司打出来的材料迈着小短腿奔向他们的时候。

变化是在昨天夜里开始的,白色的布偶猫开始烦躁起来,不停地在活动室里来回踱步,而且跑厕所的次数多到无法无视。

这些现象突然让赤司想起自己母亲以前养过的一只猫,那只猫。情的时候也是这种表现。

不过这种想法马上就被他自己否决了,不说黑子是一只公猫,而且这附近也没有母猫在叫。

不过赤司的推理也在第二天打破了,原因是第二天黑子比平时尖锐的叫声,虽然那个声音跟奶猫叫差不多。

不过这也足够让波斯喵赤司浑身紧绷夹着毛绒绒的腿逃离毫无攻击力的小猫。

接下去的几个小时高贵冷艳的赤喵就在思考“为什么公猫会发情”和“为什么我会对公猫有反应”中度过了。

赤司以为不管躲着就行了,不,当天晚上现实就啪的给他一巴掌。

赤司是在诡异的触感中惊醒的,有什么东西蹭着自己后面的感觉让赤司喵汗毛竖起,条件反射将人(?)按在身下。

被压在身下的小东西还欲求不满直哼哼,已经勃起的小豆芽还不满足地蹭着地板。

http://m.weibo.cn/5387916117/4002250798094544?sourceType=sms&from=1066095010&wm=9847_0002

这天来的奇迹众人都疑惑为什么今天的哲喵都背靠墙缩着,香草奶昔都勾不跑。

废话,一杯香草奶昔和跑出去露出肿胀的小菊花相比算什么。眼福,口福,性福都享受了的白色波斯猫幸福地在太阳下伸了个懒腰。

最后在某一天,没有征兆的他们又恢复成人类。

之后他们谁都没有提那一天,过几年他们分开了,又过了几年他们又在一起了,不过是以伴侣的身份。

他们在家养了两只猫,每天晚上猫咪们会看到穿着猫耳女仆装的男主人被另一个男主人骑在身下,就像以前一样。






一天掉了五个文坑,心塞塞来更一遍。
作者我的口味越来越重了~\(≧▽≦)/~哈哈哈

奶昔男孩(赤黑,青黄)下

奶昔男孩(赤黑)下

注意
*童话梗(黑暗)
*画风神经脱线

“小奶昔啊小奶昔,快吧你的头发放下来~”一听到巫师的叫声,男孩探出头,奶昔男孩长大了,现在他有一头溪流般的蓝色长发,只要巫师一来他就会把头发放出去好让巫师上来。

巫师不喜欢用魔法,所以从男孩头发越来越长后他就想出了这个办法。那头长发在阳光下如同泛着磷光的小溪般耀眼。
男孩看着塔下的巫师,他正痴迷地看着自己的长发和脖颈。

男孩听过巫师说他喜欢自己,无论是眉眼唇舌还是发丝,指尖,此时见伟大的巫师如此神魂颠倒,心里迸发无法欺骗自己的欣喜。

之前的第一次##后,男孩有一段时间没有理巫师,不论是床头每日的新鲜鲜花还是一天天不重样的点心,甚至华服珠宝,最后伟大的巫师在男孩一百零一个白眼下施展他高超的法术,将城堡里的“情敌”送到房间里。

看着日思夜想的奶昔喷泉,男孩终于喜笑颜开。巫师也过上了老婆孩子(划掉)热炕头的#福生活。

‘自己当初怎么那么好说话呢’在男孩后悔自己当年的心软的时候,巫师已经坐着施了魔法的头发上来了。

因为床就在窗边,所以巫师一上来就把男孩压在身下。一边啃一边假哭到“怎么办?最近有一个黄毛变态老是偷窥我的小奶昔”
http://m.weibo.cn/5387916117/3998266687795720?sourceType=sms&from=1066095010&wm=9847_0002


作者:
这章肉很多,有青黄出现